你的男友【安烨】已上线

安烨,幸识!

“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允许我用一枚戒指绑住你,在法律的规定下余生分我一半的那种。”――《残次品》
墨水:猫眼星云

解读《大哥》系列1――关于魏谦

  大哥――精神足以战胜一切一无所有。

  (【大哥上下册――上册】人物解读――魏谦)

  priest,文字犀利直抵心灵,笔下的人物一个个特征鲜明立体,行文中总是透露出一股对本性,对人生,对社会的探讨。每一次新作,是她每一次进步,每一次更深邃的思考。

  我很喜欢priest。结实于她的第一本小说,是《大哥》。

  他简直就像石缝里亿万年间挤压而生的一小撮的树芽,摇摇欲坠,形容扭曲,但是奋力郁郁葱葱。

  ――《大哥》

  这是《大哥》里面描写魏谦的一句话,我觉得非常形象。是的,魏谦就像是一棵活于悬崖上的树,生于石缝,明明身边已经残破不堪,但是他不放弃任何希望,极力获取阳光雨露,经历风霜雨雪,最终在这陡峭的悬崖上,活的热烈而耀眼。

  大哥大哥,文名如此,故事也是以大哥为主视角展开。priest也在后记所说“当时我想,我要写一个很拉面同名的主角,让他苦大仇深,把所有倒霉事都安在他头上。……刚开始,我是不爱魏谦这个倒霉孩子的,毫无心理障碍地把所有的苦难排成队一口一口地塞给他。我少时娇生惯养,少遇坎坷,闲来无事时常忧心自己未经历练,因此对苦难有种执着的扭曲审美,不惜将一切臆想中的恐惧可以夸大,罗列在魏谦头上……孤独、贫穷、危险、横祸、离别、疾病、衰老、无能为力。”

  魏谦一个如此悲惨的生活,就拉开了序幕。父亲,是是监狱里最看不起的强奸犯,母亲,是已故的吸毒妓女。没有父爱也罢,从小母亲极少给予过母爱的温暖。对于魏谦来说,那一点点的母爱,也许是母亲那如噩梦也是美梦般讲述扭曲童话的怀抱,是靠在她的怀里看一会儿电视,听那个美貌的女人在她耳边轻生呢喃,是那只穿了一个冬天母亲亲手织的毛衣――唯一一件来自母亲的礼物。魏谦的父母也是一场悲剧,而魏谦就是在这悲剧里诞生。对于这个唯一给予过一点亲人温暖的女人,魏谦被她折磨,活的十分痛苦,甚至连老鼠药都买好了,动了杀心。可是“全世界毕竟只有这么一个人是他亲妈,杀了就没了 他舍不得。”

  父母的悲剧促使他的童年不同于常人,他没有像幸福家庭的孩子一样拥有一个快乐无忧无虑的童年,这早就了他早熟的性格,也在一次次抉择,一次次小大人般“哲学”的思考中,塑造了他的性格,磨练了他的韧性,好强的魏谦,不管未来多么迷茫困苦,也要挺直身板死都不愿意低下头。继父也没了,母亲也没了,自己拉着一个跟自己有些血缘关系的妹妹在邻居三胖和麻子的帮助下,一步步长大了。粗俗市侩的邻居却拥有仗义热心,三家人看着对方长大,有事一起商量,有难一起帮,也决定了这份深重的情分,也是魏谦童年记忆中的温暖。这份义气,在未来,无论是他们对魏谦辍学的苦恼,真心希望他回校,还是魏谦成为打手后差点陷入“暴力的陷阱”他们及时的发现且劝阻。甚至是后来麻子为了母亲贩毒,魏谦和三胖坚决反对,想要拉兄弟回正途,再到麻子去世,魏谦为麻子报仇。两人帮助照顾麻子的母亲,欺骗她麻子还在。这份兄弟情,这份义气,也对魏谦人生中增添了温暖,减弱些他仇视社会的性格,拉着他不走上歪路。就是这样小小的几人中,却映射了许多人间的友谊。也使这个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少年,更加立体更加人性化。

  长大了一些了,步入了少年时代,生活于底层卑微的他绝心用读书来跃龙门,来改造他的人生。在他一边赚钱打工一边认真读书下,这个早熟聪明的少年成绩位于上游,甚至考了全市前十。中考过后,他遇见了魏之远,也许是魏之远生活境遇与他有些相似,魏谦给予了魏之远从未享受过的温暖,但是魏谦正为从小固有生活的阶级却阻碍了他的步伐而苦恼,他没钱读书,也无法再边打工边上学,此时他十几年来的怨恨无处发泄,人生之光眼看要与自己擦肩而过,而魏之远,正好撞在枪口上,他拿魏之远发泄,但是魏之远却渴望这个家,渴望于这个给予自己温暖的少年生活。最终,魏谦被魏之远的不屈不饶打动了,收留了他。在这个过程中,魏谦也明白了很多,他发现欺软怕硬是人的天性,发现穷人也只能为难穷人。发现阶级差距的痛苦。也明白了些惺惺相惜。这也为他后来选择相信这个孩子,从他身上汲取希望,相依为命最后动之以情。

  魏谦做梦都希望读完高中上大学,他有个看起来不切实际的梦想,成为一名科学家。可是事与愿违,家里多添了一个人口,高中的费用也十分高昂,自己也不能让宋离离和魏之远不上小学。这个时候,乐哥伸出援手,魏谦很聪明,逆境中生长的他深知这是一道深渊,要命的自尊心也促使他不愿低头。他成了打手,为乐哥卖命,还是少年的他身上已经担负起一个家庭的责任,有两个弟弟妹妹需要靠他照顾靠他活口。魏谦骨子里有骨狠劲,成为了一名优秀的打手。而他骨子里,正如后文所写“他过早接触了三教九流的社会,培养了他阴郁而愤世嫉俗的精神世界,虽然随着年龄和见识的增长,那种少年时代的偏激已经变得不那么尖锐,但魏谦从背心深处依然认同这样一个道理――像他这种出身的人,想要出人头地,必须比别人都凶狠,也必须比别人都拼命,除了自己,谁也指望不上。”也许,他会一直这样下去吧,但是麻子的死却成为了他的一个转折点,比起在逆境中顽强生长的魏谦,麻子却与他相反,他向命运低头,向他所在的阶级低头,他走上了贩毒这条不归路。这次,兄弟们拉不了了。魏谦很聪明,他不动声色为自己的兄弟报仇,但是这个兄弟再也回不来了。母亲的离别,继父的离别,麻子的离别,甚至在剩下的生命里,他要经历奶奶的离别,麻子妈的离别。许许多多……就如宋离离取名如此――“这不吉利的名字将和小丫头相伴一生,似乎也预示着生离和死别会从一而终地贯穿在她单薄的生命。”

  魏谦家里,搬进了一个人――宋老太。魏谦也迎接人生重大的转折点――他的高中老师让他重回高中。而宋老太也惊奇的发现“当魏谦坐到这个李老师面前的时候,气质都变了,他显得文质彬彬,礼貌且应对得体,看上去比同龄人稳重很多,面容英俊,匪气褪尽了,露出了他原本蒙尘的,逼人的青春。大好年纪的少年,灼灼如火般的昭华。”

  我很喜欢这段描写,每个人都应该有属于那一段青涩回忆的青春,那段少年时光里,应该是朗朗读书声,应该是同学间纯真无邪的笑容,应该是悄悄捉弄暗恋的女孩,与要好的同学一起上下学,在学海里傲游,白日悬梁夜间痴狂的大好年纪。青春之所以被很多人铭记,初恋之所以被电影无数次的拍摄,都是因为那是少年时光独有的,还未经历世事艰难的回忆。可是,魏谦没有,从他那灰暗的童年一刻起,这些美好的事物,便随他远去,再也触摸不到了。他过早的看清了这世事难料人世困苦艰难,他甚至被苦难磨练到麻木。所以,当看见那微微星光,他也要奋不顾身地向前奔跑,去抓住着小小的希望。

  是啊,尽管在这社会的大染缸里摸爬滚打,可是魏谦依旧不肯向命运屈服,纵使曾经多么艰难,困难接踵而至,他也从未认输,而是将苦难一个个踩在脚下,命运坎坷,生活如此不易,可他从未想放弃那一点点如萤火般的希望,他不妥协不认输不低头。在石缝见挣扎又如何?身受风刀霜剑又如何?魏谦,依旧用自己那强大的精神力,顽强的任性,那不肯低人一等的骨气。即使满地荆刺,即使已伤痕累累,他也毫不犹豫地踏出属于自己的路。

  总说少年时最接受不了打击,因为那个时候我们还未成长,还不懂的社会的规则,被父母呵护的很好待在象牙塔里乖乖成长,不会过于的离经叛道。一点小伤小痛总是拿出来说自己疼,跌倒也许就一蹶不振。魏谦不同,这样的时光,这样可以犯错误的年纪,他不曾拥有。他似乎生来为苦难而生。他走过正路,走过邪路。也深知在正路上走出一道风采的人远远强大于走邪路的人。他也十分向往那份光芒,所以当决定重回高中的时候,他的人生。开始了变化。

  打了黑拳赚到了学费和生活费,死里逃生出来,最终可以好好读书了。拿到了提前招的名额,也开始跟着老熊进行经商,家中拆迁,三家人也住进了新房。开了公司进行资本的拼搏。魏谦,被苦难打磨的他,最终在悬崖之上绽放出属于自己的光彩,顽强地郁郁葱葱,不曾低头。也凭借着被苦难磨砺出那优秀的人格,在商场上混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他也隐隐约约的实现了自己最初的梦想,成为大学教授重回象牙塔。孤独,贫穷,危险,横祸,离别,疾病,衰老,无能为力。他一个个都经历了。命运也伸出了双手,给予了他一个美好的后半生与一个爱他至深的伴侣。

  这个被苦难洗礼的人物,最终也获所得,歇斯底里地将命运抚平,把苦难挫骨扬灰,深深地写照了上海交大校长的那句话――你可以一无所有,只要你的精神还在。这句话也是魏谦这个人物的内涵,他的内在,他的脊梁,他的骨气!

  “所有苦难与背负尽头,都是行云流水般的此世光阴。”

 by:安烨

  (下册的内容被匆匆带过了,小学生文笔请不要介意)
  ――下一篇。关于下册解读感情线,魏之远。
  

搞了染卡和刻章。
这两个终于结合在一起了。

我一直想这游戏到底有多难忘,才让你和我变成热血的模样。
我想,多年之后,这些曾经的少年终究会逆流而上,追溯那些身披荣光的时光!
感谢全职,让我遇见最好的你们。
【耀字没刻好,下次改进!】

万年后,你和我,化作了两朵泡沫。重逢时礁石上相濡以沫。――《以沫》
他们怎么可以这么好!

头顶星空的人,即使趋利,也趋的有底线,而梦想和尊严是不能用钱践踏的。
穷途末路的梦想也是。
――《残次品》
【练了软笔手一直飘啊飘,字没脸见人了】
墨:星魂

我来到淤泥深处,见到了一颗星星。――《残次品》
墨:阿帕奇的晚霞